第二卷 九歌 第四十一章 花劍九式

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九歌仙猿傳第二卷 九歌 第四十一章 花劍九式
(88106 www.z-tactical.com)    所謂,劍道四重境,分別是一重凡劍之境,此境主要代表大多數用劍之人,二重心劍之境,此境主要代表少部分領會心劍合一之人,三重神劍之境,此境主要代表部分杰出劍法大家,領悟劍道劍法之人,四重天劍之境,此境主要代表劍法超凡脫俗,領悟終極劍道奧秘的個別人,很顯然夏夕君的師祖花飛落便是這最后一類人。

    此刻,夏夕君得此劍法絕學,既感幸運,也感迷茫,幸運的是他若能練成這“花劍九式”,那將來很有可能成為第二個劍神花飛落,勢必成為武林后起之秀,江湖中的中流砥柱,新一代劍法宗師。

    迷茫的是,他師父葉隨風之前曾授他天道九歌劍法,后來,他師公花如鳳又傳他大道三千劍法,如今,機緣巧合之下,又得他師祖花劍九式,所謂,術有專攻,方可大成,如今,劍法一多,夏夕君不由心亂如麻,反倒不知如何選擇了。

    時間仿若白駒過隙,一下三天便過,夏夕君也終于做出了決定,那就是不在習練天道九歌劍法,與大道三千劍法,專心致志習練他師祖留下的“花劍九式”。

    而他之所以會選擇后者,一,是因為他發現,他師祖的劍法,已經超越了劍道,所以,他想從他師祖的劍法之中,領悟出屬于自己的“劍道”,只有自己領悟出的劍道才是王道。二,是因為目前他所學的三種劍法中,花式九劍是最讓他難以理解的,也是讓他覺得最厲害的,所以,他想借此機會,讓自己修煉成一名真正的用劍高手。

    冬去春來,花開花落,夏去秋來,幾番寒暑,夏夕君為了練成花式九劍,白天與丑雕白猿為友,一邊練劍一邊切磋,晚上回到洗髓洞,則靜心修煉五禽心法與九宮凌飛步。

    如此反復循環,一晃八年過去,夏夕君也由一少年,長成了一俊朗清秀的青年,如今的他不止生的俊朗清秀,兩道劍眉斜插入鬢,更具英武不凡,一雙鳳目明亮如星,顧盼生威間,鼻梁高挺、薄唇緊閉,烏黑發亮的長發披散在兩肩,一身量身定做的青色長袍隨風飄拂,說不出的氣宇軒昂與灑脫。

    這一日,陽光正好,微風不燥,夏夕君正在洗髓洞內靜心思考,“花劍九式”的最后一招“邀月同醉”時,梵如音急匆匆自洞外趕來,人還未到,夏夕君雙耳微微一動,已知還有大概多少距離。

    待的梵如音還有十米左右就到時,夏夕君這才緩緩收功,睜開眼睛,只見,此時的梵如音臉上多了一絲滄桑,烏黑如瀑的長發里多了些許銀絲,整個人看上去似乎蒼老了很多。

    其實,也難怪梵如音會變得如此,自從花如鳳下山以后,落神峰大小事務由她一人操心打理,還要一邊防止元朝朝廷與江湖武林中的敗類攻打落神峰的同時,一邊完成花如鳳下山時所交代任務,到如今,除了三座大陣,最后一座“諸天星斗陣“,總算差不多全部完成,但突然自山下傳來的,一封花如鳳的親筆書信,讓她不由有些心神不寧,煩躁不安。

    她思來想去,決定按照花如鳳信中所說去看看,但放心不下一直居住在洗髓洞的夏夕君,故今日抽空前來,一見夏夕君,梵如音不由大吃一驚,差點沒認出這英俊帥氣的青年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小子,這八年來,師姑一直忙于山峰瑣事,很少來看君兒,不想君兒已經長大成人,還如此英俊不凡,師姑差點就沒認出來啊!”梵如音一拍夏夕君肩膀,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師姑不認的君兒,但君兒永遠認得師姑。”

    夏夕君也微微笑道:“因為,師姑的模樣,君兒一輩子都不會忘記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啥時候學會貧嘴了。”

    梵如音點點頭接道:“不過,師姑喜歡聽。”

    “嗯,師姑,您今天怎么有空來看我呢?我的那些師哥師姐們還好嗎?”夏夕君聞言,語音一轉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師哥師姐們啊,好……都很好。”

    梵如音回道:“師姑今日抽空來看你,是想來與你告別的,昨日,你師公悄悄托人捎來書信,說是他被中原武林一群神秘高手追殺,如今,身受重傷,正在他好朋友賽仙手的“玄機谷”養傷,故而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不待梵如音說完,夏夕君眼神微瞇,一臉凝重接道:“什么?師公身受重傷?這天下武林中,竟還有能傷師公之人?”

    梵如音點點頭道:“嗯,如今這天下,臥龍藏虎,不可小覷,你師公的武功和內功修為,雖然世上沒有幾個人能與之一比,但還是有些神秘高手能與之一比的,如“刀狂”云楓月,“北毒圣女”葉飛霜等,都是武林中成名已久的厲害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師姑,照您這么說的話,我師公現在豈不是很危險?”夏夕君聞言擔憂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,是很危險。”

    梵如音接道:“不過,幸好你師公他的朋友賽仙手,乃是舉世無雙的機關大師,一時之間,那群神秘高手還不能將其奈何,可時間一旦拖得太長,就會出現新的變故,故我今日與你見面后就得立馬下山,趕忙玄機谷與你師公匯合。”

    “師姑,可峰上事情如此之多,如今師公不在,你若也不在,那該如何是好?”夏夕君聞言想了想反問道。

    “可我若不去,你師公怎么辦呢?”梵如音聞言,不由一臉凝重皺眉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這還不好辦,我去。”

    夏夕君聞言,哈哈一笑,立即接道。

    “君兒,你……去?”

    梵如音聞言,不由愣了一愣,隨即搖頭否定道:“不行,你年紀輕輕,又沒行走江湖的經驗,何況,師姑還不知你這八年來,武功內功修煉的如何,一旦你遇險,我如何跟你死去的師父交代啊?”

    “師姑,你想知道我這八年來,武功內功修煉的如何那還不簡單。”

    夏夕君故作神秘的笑了笑道:“我們比試一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比試?”

    梵如音聞言,不由吃驚問道:“君兒,你確定要和師姑我比試?”

    “不錯,所謂擇日不如撞日,今天,君兒很想看看,是師姑的“神農九鞭”厲害,還是君兒所學的劍法厲害。”夏夕君接道。88106 www.z-tactica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九歌仙猿傳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九歌仙猿傳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九歌仙猿傳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同乐城1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