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0章

88106推薦各位書友閱讀:這個廢物你惹不起 第860章
(88106 www.z-tactical.com)    因未知原因,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,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(書海閣全拼)找到回家的路!

    李婧未語臉先紅。

    嚴儼有些好奇了,看著李婧說:“廳長大人,莫非,你想讓我到炕上去補償你?”說完,一指炕上,要知道,炕上的被子還攤著呢。

    李婧的臉更紅了,她啐了嚴儼一口,說:“你想的倒美!你美得牙疼了!”

    嚴儼說:“廢話少說!你趕緊說吧,你怎么說,我就怎么寫,寫完了,我就對你補償完了!”聽了嚴儼的話,李婧有些惱羞成怒了,不過,她沒有發作,而是目不轉睛地看著嚴儼,說:“第一,我如何說,你就如何寫。第二,字跡要清楚,不要有錯別字,否則,就要重寫一百遍!不,重寫一萬遍!”嚴儼有些不服氣地說:“你是我的班主任嗎?管得太多了!”李婧說:“我不是你的班主任就管不著你了嗎?我現在是廳長,以前是院長,你不過是一名班長而已。”嚴儼說:“我的廳長大人,我的總班長一職,已經被高興給撤掉了,你已不是我的上司了,自然管不著我!”李婧不禁一愣,說:“你畢竟是我的關門弟子,我這個師傅,難道管不著你?”嚴儼冷冷地說:“我的廳長大人,我現在已被高興開除了南山學院的學籍,我連個學生都不是了,怎么還是你的關門弟子?你是做千秋大夢嗎?你想的倒美!你美得牙疼了!”嚴儼的這一席話,把李婧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,如同嘴里被塞了一把豆腐渣!這個時候的李婧,竟然產生了一股想哭的沖動!

    在元氣大陸,像李婧這樣的中級官員,算得上是“女強人”了,而李婧,一直以堅強的面目,出現在眾人的面前——無論是身為皇家學院的學生,還是身為南山學院的院長。但是,在這一刻,李婧真的感受到了軟弱,因為她被一個無賴給欺負了!而且,一定程度上,這個無賴,還是她最為親密的人!她甚至把她最寶貴的東西,都奉獻給了這個無賴,盡管當初她是被迫的,是不情愿的。

    李婧不知道的,嚴儼雖然不到二十歲,但是,他在這一世的實際年齡,卻是三千歲了!如果從嚴儼的第一世算起,那么,嚴儼不知有多少歲了,幾乎可與天地并肩了!

    李婧強忍著,沒有讓自己的淚水給沿淌下來,她看著嚴儼,說:“現在,就是你對我的補償了,我如何說,你就得如何寫,字跡要工整清楚,否則,就要抄寫一萬遍。”

    嚴儼暗想:“難道她真的讓我寫欠條?我肯定寫,就算是欠她一百萬兩銀子,又能如何?”便懶洋洋地說:“好,你說我寫,你如何說,我就如何寫。”

    李婧吸了一下鼻子,說:“你這樣寫:‘我嚴儼,今生不娶妻……”

    李婧話沒有說完,就遭到了嚴儼的強烈抗議:“不行,堅決不行!你憑什么干涉我的婚姻?你又不是皇帝陛下,就算你是皇帝陛下,也不能干涉我的婚姻吧,咱們代國,可沒有這么一項法律。”李婧聽了,瞪視著嚴儼,說:“我還沒有說完呢,你急什么?你是不是急不可耐地想找個女人結婚了?給你一頭老母豬,你也和它結婚了,看你那個急躁樣子。”嚴儼笑了:“如果有像你這樣的老母豬,我就和它結婚。”李婧先是一愣,隨即銀牙緊咬,杏眼圓睜,惡狠狠地說:“嚴儼,你敢罵我是老母豬?”嚴儼說:“我只是把你比作老母豬,并沒有說你真的是老母豬。”李婧憤怒地說:“你是老公豬!”嚴儼兩手一攤,云淡風輕地說:“我是老公豬!我驕傲,我自豪!”聽到嚴儼這么說,李婧倒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稍停了一會兒,李婧說:“嚴儼,你這個急躁的毛病,得改了,你這么一個急性子,還想當南山學院的院長?就算你當上了,能稱職嗎?”嚴儼向李婧翻了一下眼皮,說:“有話快說,有什么快放!”

    李婧想了想,說:“剛才我說到哪里了?”嚴儼有些意外,卻沒好氣地說:“你問我,我問誰?是你說的話啊。”李婧板起了她的俏臉,說:“你這樣寫:‘我嚴儼,今生不娶妻,如果娶妻,就只能娶李婧!而且終我一生,不能納妾!如果違此誓言,我就天誅地滅,不得好死’!”嚴儼沒想到李婧來了這么一手!他看著李婧,有些吃驚地說:“怎么會這樣?”李婧很驕傲地抬起了她美麗的頭顱:“就是這樣!”

    嚴儼不禁響起了在地球上夏國的時候,一句流傳很久的廣告詞:“今年過節不收禮,收禮就收腦白金。”現在,嚴儼忍不住脫口而出:“老子今生不娶妻,娶妻就娶小李婧!”

    李婧聽了,那一張原本很嚴肅的俏臉,一下子綻開了笑容,猶如一個大花園里,無數的鮮花,含苞欲放,就在這個時候,一陣春風吹過,千朵萬朵的鮮花,剎那間,迎風綻放,讓人美不勝收。

    看到了李婧如此的美貌,嚴儼不禁呆住了。

    在嚴儼的記憶中,他生平所見的女人之中,僅有納蘭淑梅可以與李婧媲美。至于其他的女人,例如慕容華等人,根本就是給李婧提鞋也不配。

    當然了,要是嚴儼沒有失去前世的記憶,那么,此時此刻見了李婧,嚴儼就不會有著驚艷的感覺了,因為在前世的時候,嚴儼的生命之中,有著許多的美女,這些美女,皆是絕代之紅顏,傾國之美色,放在女人之中,都是萬里挑一的存在,絕對是“萬綠從中一點紅”的感覺,絕對是鶴立雞群的感覺。例如,嚴儼前世的駱洛神和秦落雁,論容貌的話,一點也不亞于李婧,要是論身材的話,無論是駱洛神,還是秦落雁,都能夠秒殺李婧。不過,以嚴儼的十世為人來看,嚴儼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,最美麗的女人,還是要推獨孤傾城。以姿色而論,獨孤傾城絕對是舉世無雙的存在,還要超過駱洛神和秦落雁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看到嚴儼在注視著自己,李婧的心中是喜歡的,不過,在表面上,她卻收起了笑容,向嚴儼叱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,挖了你的眼珠子!”話一出口,李婧又臉紅了,因為李婧想起了一件舊事:當初,李婧被婁超挾持了,帶到了密林之中。而嚴儼也在密林之中,由于練了李婧假手高興所傳的“作繭自縛”,嚴儼全身功力全失,不能動彈。就在那個時候,眼看李婧的清白將要不保,婁超受到了其岳父的召喚,立即去遠了,而那個時候,李婧依然不能動彈,而嚴儼,卻沖破了“作繭自縛”的束縛,落在了李婧的面前,那個時候的李婧,發現嚴儼在看到,就說出了這么一句話“看什么看,再看,挖了你的眼珠子!”結果可想而知:由于激怒了嚴儼,李婧也就第一次被嚴儼“占了便宜”。這一次,李婧再次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就想起了當時有些屈辱的經過,因此,李婧的俏臉紅了。

    嚴儼卻沒有在意李婧的表情,不過,由于被李婧剛才那一笑給驚艷到了,因此,嚴儼的心情不錯,他就照著李婧的要求,把李婧的話,寫在了紙上,是這么一些話:‘我嚴儼,今生不娶妻,如果娶妻,就只能娶李婧為妻,而且,終生不能納妾’。由于擔心被重抄一萬遍,嚴儼寫得比較認真。嚴儼寫完之后,李婧不禁有些小得意,她收起了紙條,放入懷中,嚴儼看得很明白了,李婧收得很在意。

    似乎因為達到了目的,李婧的心情不錯,她看著嚴儼說:“你不許走了!”嚴儼反問:“為什么我不能走了?你是我的什么人?”李婧理直氣壯地說:“因為我是你的上司!”嚴儼不禁嗤之以鼻:“廳長大人,我現在不是南山學院的學生了,為什么要服從你的管理?”李婧大聲說:“你不是南山學院的學生了,但是,你可以擔任南山學院的院長啊!這樣以來,我就成了你的頂頭上司。對于頂頭上司發的話,你能不聽嗎?”嚴儼一下子愣住了,昨天夜里,在炕上的時候,他向李婧索取南山學院的院長一職,但是,李婧一直是推三阻四的,他一怒之下,就不要這個職位了。不料,看到他生氣之后,李婧就慫了,竟然主動讓他擔任南山學院的院長了。嚴儼想了想,問:“誰和我回南山學院,宣布這一任命?”李婧說:“你是愿意我和你去呢,還是愿意洪芳和你去?”嚴儼不假思索地說:“自然是愿意洪芳和我去。”

    李婧提了那個問題,心中早有了答案,認為嚴儼一定愿意和她一起去,而她,這個時候也愿意和嚴儼一起去了,至于原因,李婧也不知道,反正,她現在對于嚴儼,已經有了相當的好感了,只覺與嚴儼在一起,有一種很舒服的感覺。

    但是,嚴儼的回答,卻完全出乎了李婧的意料,她瞪視著嚴儼,有些嚴厲地問:“嚴儼,為什么你愿意和洪芳一起回南山學院?”嚴儼也是故意氣李婧,他說:“洪芳為人很可愛,長得又漂亮,又會打扮,哪個男人不喜歡?”李婧不禁一愣。盡管李婧自信比洪芳漂亮,但是,說到“打扮”二字,李婧自知平時不怎么打扮,因為李婧不喜歡穿鮮艷的衣服——并不是真的不喜歡,怕被人評論,平時,李婧都是穿著官服,官服就比較刻板了,像是地球上的職業裝一樣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李婧瞪著嚴儼,咬牙切齒地說:“你想和洪芳一起回南山學院?我偏偏不讓你如愿!我要和你一起回南山學院!”嚴儼看到李婧發怒了,算是達到了目的,卻裝著很不情愿的樣子,說:“廳長大人,能不能通融一下?我會讓著你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嚴儼的話,對于李婧來說,猶如火上澆油一般,她聲色俱厲地說:“這是命令,你不要糾纏了!”

    嚴儼朝著李婧吐了一下舌頭,說:“廳長大人好威嚴,好可怕,好厲害!”其實,他在心里,是很愿意與李婧一起回去的,這樣一來,不僅能更好地在高興等人面前,裝一下筆,還能在路上,和李婧來一下“友情互動”,不致于太寂寞了。

    嚴儼在心里暗想:“高興啊,鮑芳啊,你們兩個,應該都想當南山學院的院長了。你們以為,只要打壓老子,就能討好李婧,就能當上南山學院的院長。你們兩個,卻不知道,老子早已成了李婧的騎手!你們討好李婧,是拍馬屁拍到了馬腳上!”

    就在這里,外面響起了拍門聲,然后傳來了洪芳的聲音:“廳長大人,應該吃早飯了!”嚴儼打開了門。洪芳一看到嚴儼在這里,就氣不到一處來!以洪芳的想象,絕對想不到在昨天夜里,李婧和嚴儼,已經睡在了一起。洪芳厲聲說:“嚴儼,你這個人渣,你怎么在這里?廳長大人的臥室,也是你這個卑賤的人渣所呆的地方嗎?”嚴儼哭喪著臉,說:“洪芳姑娘啊,昨天夜里,我受到了廳長大人的嚴懲,在炕下,跪了一整夜,現在的兩條膝蓋,還是又酸又痛呢,幾乎要站不起來了!”對于嚴儼的話,洪芳信以為真,她哼了一聲,說:“你這個卑賤的人渣,再不學好,我打斷你的雙腿!”意猶為盡,為了討好李婧,洪芳竟然說出了這么一句話:“嚴儼,你這個人渣再不學好的話,下一次,我就直接讓你做太監了!”

    洪芳沒有想到的是:她的話,已嚴重觸犯了李婧的忌諱!因為李婧現在已愛上了嚴儼,盡管李婧的心里并不自知。洪芳左一個“人渣”,右一個“卑賤”,已是嚴重地觸怒了李婧!特別是洪芳要讓嚴儼“做太監”,更是徹底地把李婧觸怒了!

    試想一下,要是嚴儼真的成了太監,李婧怎么辦?現在的李婧,已把嚴儼視為丈夫了。

    88106 www.z-tactical.com
如果您中途有事離開,請按CTRL+D鍵保存當前頁面至收藏夾,以便以后接著觀看!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這個廢物你惹不起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這個廢物你惹不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
如果你對《這個廢物你惹不起》有什么建議或者評論,請 點擊這里 發表。

同乐城188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